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疾控中心专家H7N9流感喜冷怕热不会越来

2018-12-06 23:14:09

疾控中心专家:H7N9流感喜冷怕热不会越来越严重

中央电视台《1+1》节目2013年4月18日播出《H7N9禽流感,变得更危险了吗?》,以下为节目实录:

《1+1》2013年4月18日完成台本

H7N9禽流感,变得更危险了吗?

(节目导视)

解说:

河南,江苏,上海,人感染H7N9新增病例不断出现。

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 冯子健:

并没有开展全国筛查,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要改变各项防控措施。

解说:

面对病毒传播,我国已经邀请世卫组织派国际专家团队对H7N9禽流感进行调查和评估。

世卫组织发言人 格伦托马斯:

我们一直警惕地关注着病毒和病情的发展。

解说:

面对上海出现两个家庭聚集病例,公众在担心病毒传播是否出现变化。

冯子健:

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H7N9有持续人传人能力。

解说:

南京全城杀鸡,市民百里送鸡,湖南局长带头吃鸡。面对H7N9,防控又该如何展开?《1+1》今日关注:H7N9禽流感,变得更危险了吗?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1+1》。

上一个周五,《1+1》我们做的节目是关注H7N9禽流感。我记得在节目刚一开始的时候拿到的数据显示,当时全国确诊H7N9禽流感的确诊病例是43例,死亡11人。那么转眼过去了7天,今天我拿到数据,一个好消息,一个不好的消息。不好的消息是,全国确诊H7N9禽流感病例翻了一倍还多出1个,达到了87例。而稍微好,这个好也是加引号的消息,虽然确诊病例增长了一倍还多,但是死亡人数却只增长50%多一点,没有与确诊病例成正比。但是面对这种快速确诊病例的增加,人们的疑惑却开始增长,是不是H7N9禽流感传染得更快了?另外,H7N9禽流感是不是变得更加危险了?问号在增多,疑惑在增多,今天我们关注这些问号和疑惑。

解说:

今天截止17点,全国共确诊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87人,其中死亡17人。从3月31日次公布3个病例到今天的87个病例,患者的不断增加让大家的心情也跟着变化。

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 冯子健:

我们平常和禽有接触,暴露于禽环境的实际上人数量很大,但是发病的人数是非常少的。说明禽流感病毒病不是很轻易会感染人,从禽偶然感染人类可以导致在人群中特定的、非常少见的易感者,这就是所谓的有限的人传人的基础。

解说:

三个确诊病例仅仅保持了一天,4月2日数字就变成了7例。而从这7例出现的范围来看,仍局限在沪宁杭这一长三角地带。但从4月13日开始,北京市确诊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使H7N9疫情首次突破了长三角,在华北地区出现。紧接着4月14日中部省份河南省也出现了病例,并且在14日一天就新增了11例,成为新增确诊病例多的一天。

(采访)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 曾光: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它(H7N9病毒)对人群普遍易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比较易感,我们还要进行一些研究。

解说:

虽然对于新型病毒的研究还在进行,但防控措施却不能等待终的结果,例如北京卫生和疾控部门就采取主动筛查的策略,发现了一名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携带者。昨天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冯子健表示,这种防控措施值得鼓励,但在全国层面上将不会改变现有的防控策略。

冯子健:

对于一些地方开展主动监测的方式可能很难作为全国性的要求部署。但地方要是做一些这样的工作,我想从我个人角度,我觉得还是值得鼓励的,因为我们毕竟对这个病的认识还非常有限,做一些这样的调查或者是研究性的工作,可能对我们认识这个疾病的特征还是有帮助的。

解说:

正是鉴于认识有限,我国已经邀请世卫组织派国际专家团队来中国,与中国专家一道对H7N9禽流感进行调查和评估。

世卫组织发言人 格伦托马斯:

我们警惕地关注着病毒和病情的发展。

白岩松:

人们在担心H7N9禽流感它传染的速度在加快,而且似乎变得更加危险。这一种担心似乎有相应的数据来做支持。来,我们看一下这样相应的数据。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确定病例,从第1例一直到第43例用了多少天呢?用了13天。但是从第44例一直到今天87例一共只用了6天。那大家就会担心了,为什么头43个病例用了13天,而接下来44个病例才用了6天?所以这种担心在增长。在这一系列担心当中有这样一种说法,不是说人与人之间不传染吗?但是这种病例的增长似乎呈现出某种人与人传染这样一种裂变的速度,基数少的时候它传染增长的人数慢,但达到了一定的人数之后,它的速度就开始快速的增长,这一切都有道理吗?这种担心该存在吗?马上要连线的是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杨维中,杨主任您好。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 杨维中:

岩松你好。

白岩松:

我相信你听到我反映周围很多人的疑惑和担心,如果要仅仅从确诊病例来说,第1例到第43例用了13天,当然我这里要解释一下,第1例其实2月份就住院了,3月4日就不幸去世了,但是当他确定的时候是3月31日,我们以此为准。从第1例到43例用了13天,第44例到今天87例才用了6天,人们的担心有道理吗?

杨维中:

正如刚才你说的一样,其实这个病应该从2月20日开始到现在,这87例的病人已经是这么长的时间了。近几天报告数是明显增加了,但是近几天报告的数量不是近几天发生的病例,而是在之前十几天甚至二十天发生的病例,所以我觉得不应该用近几天报告的数来说近几天增长的非常迅速。

白岩松:

我明白了,这个确诊病例是在这几天增长的速度比较快,但是它发病还是要退回到之前去。

杨维中:

对,因为人们看病,他从生病到看病有一个时间,看病以后怀疑是这个病,再加以检测确认又有几天的时间。这么回过去应该说是过去很多天的病人到近这几天来集中报告的。

白岩松:

也许这背后是否有这样的因素,现在确诊的速度更快了,在确诊这个病方面的手段比过去更强了,因此导致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这几天新发的病例增多了似的。

杨维中:

对,有一个是确诊的速度快了。另外一个,过去一些被怀疑的病可能大家都知道有这个病以后,就开始加强用H7N9的检测方法来进行检测,所以会在这一段时间有一个集中的报告。

白岩松:

那杨主任,人们还会有新的这种担心,原来一直觉得停留在长江流域这一带,但是突然看到了,河南也有了,尤其北京也有了,是否随着季节的变化,H7N9禽流感有北移的趋势?

杨维中:

我个人认为,随着季节的变化,也就是说温度在开始上升,不应该说它这个病会越来越严重了。禽流感或者是流感的病毒它是喜欢冷的气温,它是怕热。我觉得不应该从北京或者说河南的个案上,就认为这个病毒就北上了。

白岩松:

杨主任,人们还会有另外一直这是潜在的担心,虽然我们相关的专家不断在解读,就是到底是否存在着人与人之间的传染,因为在我们掌握的这种数据当中,87例里头有相当大的比例,他们说没跟禽接触过啊。

杨维中:

我觉得从目前的87例我们做的流行病学调查来看,大多数的在60%以上的病例是有明确的禽的接触或者是到有活禽交易的市场上去,有过这样访问的一个历史。所以应该说大多数是有禽的接触史或者有禽的暴露。当然还有一部分,应该说除了他们是没有办法来准确的回忆他们是否有过禽的接触、禽的暴露。另外还有一部分,他们一发病的时候,怀疑是这个病以后他们是病重的,没有办法对他们进行准确的调查。但至于是否人传人,我觉得到目前我们都没有充分的、确切的证据说来说它已经有人传人了。

白岩松:

但是也不能说百分之百否定肯定不会有人传人之间的传染,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对吧?

杨维中:

非常赞成。我觉得流感病毒是一个变异非常快的很特殊的病毒,所以我们需要对它加强监测,睁大眼睛盯着它,看这个病毒在怎么变。我可以告诉大家,今天我们国家疾控中心对我们已经拿到的这些病毒,从个病人2月20日拿到的生病病人的病毒一直到前几天北京这个孩子的病毒,大概将近50多天,这样中间所有的病毒时间跨度有50多天了。这些病毒进行仔细的基因的全系列的比对,到目前为止它仍然还是禽的病毒,没有哺乳动物流感的病毒,更没有人流感的病毒。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它基本的特征、基本的属性还是在,就是说2月份的这个病毒跟现在的病毒,我们没有发现它有什么增强了人传人这样的迹象,没有发现。

白岩松:

好,但愿这是一个好消息,并且持续下去。

接下来杨主任,我们透过几个具体的病例来回答一些可能人们也会产生相关的问号,我们一起看一下。

解说:

自己走出隔离病区大楼,精神状态不错。今天媒体这样描述上海市一位感染H7N9禽流感的患者康复出院的情景,而他也是上海首例治愈出院的H7N9禽流感成人患者。谈到出院感受,老人说像重获新生一样。而迎来新生活的还有7岁的小圆圆,她也是北京首例确诊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病例。

字幕提示:4月17日北京市卫生局举行发布会

手里拿的是什么?给我们念一念。

小患者 圆圆:

奖状。

什么奖状啊?

圆圆:

表现奖。

病房的表现奖是吧?

1:

现在感觉怎么样?

圆圆:

好多了。

2:

快回家了,想干什么?

圆圆:

想回家。

3:

回家干什么啊?

圆圆:

回家玩。

解说:

昨天的发布会现场,大家不时的被可爱的圆圆,气氛很是轻松,而出院回家这一路一家三口也是面带笑容。圆圆的康复让大家欣慰,而北京另一名4岁男童则让人牵挂,15号凌晨北京卫生局发布消息说,这名男孩被判定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携带者。其父母从事禽鱼贩卖工作,他家街对面的邻居曾购买过北京首例确诊病例家庭所贩卖的鸡。这是我国首次在没有临床症状的人群中发现病毒携带者,而这个男孩会不会发病?

他会不会随时发病?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曾光:

只要有病毒存在,发病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是没有那么大。

解说:

是否会出现人传人?这是我们每一次面对禽流感病毒担心的问题。更直接的担心,是上海已经出现了两起家庭聚集性病例。4月13日,上海确诊一位感染H7N9禽流感的男性患者,而他的妻子是在之前的4月4日被确诊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并且医治无效死亡。而另外一起发生在上海另一个家庭的父子三人身上。

昨天,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冯子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父子三人的感染是因共同暴露于禽类或禽污染的环境,还是因相互之间传染所致。目前仍然在调查中,没有得出结论。这起家庭聚集型病例,从总体上并没有改变我们对这个疾病特征的认识。H7N9仍然是从禽到人的传染,没有发现人传人的证据。

白岩松:

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杨维中。

杨主任,大家在注意到了北京小圆圆这个姑娘病例的时候,似乎又松了一口气,H7N9禽流感没那么可怕嘛,小女孩从住院一直到出院才五天的时间,您怎么看待人们放松了一点的心情,它给我们的借鉴是什么?

杨维中:

北京小孩这个病例,我觉得也是非常有科学意义的。首先,北京这个小孩发现非常早,送医院非常早,她病的进程也是很快的,一送进医院就是有肺炎了,后来很快她的温度上到了40.2度,但是很快就给她上了抗病毒药达菲,然后这个孩子很快她的检测,H7N9的检测很快就转阴了,温度也很快下来了。我觉得这个病例告诉我们,,一定要早就医。第二,要早诊断。第三,要早上抗病毒的药物。尽管可能她H7N9的病毒的致病力还是强的,但是如果我们做到这几个早,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对她治疗的,甚至是治愈的。这个孩子现在就已经完全痊愈出院,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来正确的科学对待它。

白岩松:

另外一个案例又似乎让人产生一种矛盾的心情,比如这个孩子染上了,呈阳性,但是又检查的时候,隔一天又检查又呈阴性了,它给你们带来的思考是什么?

杨维中:

这个我觉得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可能是他短暂的携带病毒,这是有可能的。换句话说,在查到了这个病毒,在人体携带了这个病毒,它也可以不发病。这一个案例似乎也给我们这样一个提示,包括前面北京的小孩,一个是可以救治的。第二个也可能还会有病毒携带的,携带以后并不一定发病。事实上我们现在也看到,我们已经有了几例有轻症的病人,就是感染了以后他的症状也轻,很快就治愈出院了。所以我觉得它的完整的疾病,尽管现在是一个新的病,还没有完全认识它,但是我们初步有一个印象,有重症的,有死亡的,也有轻的治愈的,也有很快就治愈的,还有可能已经有了,发现了有携带的,短暂携带的。

白岩松:

杨主任对这几个问题的回答,其实也恰恰从另一个角度来反映出我们在面对H7N9禽流感的时候必须用一种科学的态度,现在它很多的机理我们还不太清楚,因此很多具体的病例积聚相关的价值可以摸索出更多的经验来。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是与防范有关的举措。

解说:

每天看,听鸡就敏感。媒体的报道反映的是重压下一些养鸡户的心声。一场禽流感不仅仅涉及到养鸡户,在南京更是出现了全城杀鸡,城管苦练杀鸡术,市民百里送鸡的场景。

字幕提示:2013年4月17日

片中解说:

据中国畜牧业协会初步测算,截至4月15日活鸡及鸡肉产品销售损失超过130亿元,因为受禽流感影响,养殖户都不敢养鸡,导致肉鸡鸡苗直接损失超过37亿元,禽产业发展面临巨大压力和严峻挑战。

解说:

在还没有出现H7N9病例的福建,漳州紫泥镇的鸭农们不但卖不出去鸭子,每天还要捕杀掉数以万计的鸭苗。

鸭苗厂厂主 林顺东:

还剩几千只(鸭苗)。

现在那些鸭苗全部处理掉?

林顺东:

全部处理掉。

现在这些胚蛋。

林顺东:

胚蛋也要处理掉。

解说:

漳州某养鸭协会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如下按目前情况再发展下去,这些养殖户将无一例外走向破产之路。面对恐慌与不景气,逼得一些养殖户主动出击。上周,武汉的养鸡户就办了一场百鸡宴,带头吃给大家看。从宫爆鸡丁到鸡汤,一桌十道菜都是鸡肉,希望消除市民的顾虑。而如今,带头吃鸡的也从养殖户扩大到了政府官员。昨天,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局长袁彦文(音)在该局的机关食堂里带头,从辣椒炒鸡、油炸鸡腿、油炸鸡翅、鸡杂到咸鸭蛋、老鸭汤都成了昨天食堂里的午餐。一中午的时间,食堂的厨师一共炒了30只鸡。除了带头吃,更有不少省份出台措施,稳定家禽业发展。

字幕提示:2013年4月16日

片中主持人:日前,安徽省出台措施,从今年的4月10日到7月10日,对全省从事家禽养殖加工的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给予流动资金贷款利率的50%贴息支持,并适当延长还贷期限,安徽省还将对从存栏种禽进行补贴。

解说:

面对恐慌与担忧,也有人在禽流感疫情面前从容不乱。近在广东茂名的一些市场,很多市民都在低价抢购活鸡,因为鸡价下跌,在一些活鸡批发市场许多人骑着单车、开着摩托车、三轮车、小汽车前来买鸡,买的数量还不少。

多少钱一斤?

广东市民:

5元一斤。

买了多少只啊?

广东市民:

买了8只。

为什么买这么多?

广东市民:

价值便宜。

广东经营者:

我们不会亏很多,养殖户亏得多点,我们赚少一点而已,(养殖户)每一只亏本两元。

解说:

有人抓紧时机买鸡,也有人奋不顾身保护活鸡。有媒体报道,在全城上下紧张应对禽流感的南京,一名女子为保护自家散养的家禽不让城管队员捕杀,竟用碎酒瓶袭击城管队员,在与城管队员的争执中,该女子还趴倒在地,用身体护住活鸡,口中扬言我就要得禽流感,传染给你们。

白岩松:

这就不对了,而且还会影响其他人呢。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下目前已经确诊病例的分布情况。现在上海是确诊了32个,江苏是21个,安徽是3个,浙江是27个,北京是1例,河南是3例。看到这样一个数据的时候,反而有一个问题要问杨主任。杨主任您觉得现在在很多地方比较紧张,去杀鸡、杀鸭甚至杀鸽子,究竟是该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呢,还是可以更细化了,有疫情比如说这样一个地方,或者说有了相关的数据之后才去做相关的措施,您的看法?

杨维中:

首先,我觉得禽流感大多数从目前来看都是来自于病毒,这个病是从禽传染来的。另外,我们去活禽市场,确实是一个高危、高风险的地方。那么我觉得在大城市,在有条件的地方应该关闭活禽市场。那么从目前来看,北京很多年前就关掉了。上海,还有南京关闭的活禽市场大概已经有十来天了。那么从目前来看,我觉得这些地方的增长可能是它控制的因素之一。另外,我觉得如果实在是暂时关不了的地方,我觉得应该有一个集中的、安全的、在有防护的条件下进行集中宰杀。

另外,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正如岩松刚才讲到,还是要加强监测、精确打击,我们要加强监测对禽间的疫情进行监测。

白岩松:

杨主任,因为时间的原因可能只能说到这儿了,但是您的意思也表达的非常清楚。我觉得我们现在是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工业冷油机
打野猪机
LED屏广告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