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

超日搬迁意在电站光伏企业呼唤产业基金

2018-09-26 11:16:07 | 来源: 生活

近期,有媒体称,超日董事长倪开禄先期前往青海推进当地的电站项目,随后又到其太阳能组件的主要生产基地洛阳。超日太阳正酝酿将河南洛阳和江西九江的生产线搬迁到青海,和上海生产线还能有一点出口相比,这两个生产线几乎没有出口,生产处于停滞状态。上海一位在银行工作的人士说。

他称,所有生产设备的搬离,或进一步加剧了和当地银行之间的矛盾,倪开禄近已经奔赴洛阳和当地银行协商。目前,洛阳当地一家银行因为贷款逾期,已将超日太阳能告上法庭并查封了部分超日洛阳资产,同时,超日仍在和光大、中信等债权银行沟通。

只有傍上光伏发电站,才能启动对组件的需求,从而拉动众多光伏上游组件企业生产。有业内人士称,近国家会出台关于补贴和支持光伏发电站的具体政策。据了解,近期政府正在接触不少光伏企业负责人,调研一些市场化方法提振光伏发电站建设,方案包括光伏行业基金。

超日搬迁意在电站

据了解,目前地方政府的光伏发电站发电项目,每年通过向企业发路条的形式分配额度,2012年青海省共1.2个吉瓦额度,分给了42家,平均每家20多兆瓦。

2013年,青海省政府已明确只将路条发给家企业,提高产业整合,一家合计200兆瓦。但要求必须在青海建光伏发电站上游的组件生产厂,配套上游的产能。上海一家光伏人士说。

2012年四季度,超日太阳公告就曾披露称,与青海省人民政府、青海天华阳光、青海锦国兴签订了多方合作协议,超日将对青海锦国兴进行控股股权收购,以及对青海天华阳光进行参股投资。

根据上述协议,在超日太阳收购青海锦国兴后,如果2012年的光伏制造项目如期推进,青海省承诺2013年后,将每年批复给青海天华阳光不少于200兆瓦的一个或多个并光伏发电项目

超日搬迁意在电站光伏企业呼唤产业基金

超日已经对青海天华阳光进行参股,属于资源共享。天华阳光集团也是超日的亲密合作伙伴,天华阳光只做下游电站,不做上游组件,这样光伏组件生产将都可能落到超日。上述上海光伏企业人士称。

不过,他称,目前超日太阳能的生产基地集中在河南洛阳、江西九江,还有上海,明显不符合青海政府在青海当地生产组件的要求。

天华阳光负责人苏维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希望超日太阳的全部生产设备近期都搬到青海,其实超日洛阳、九江的生产线不少是闲置的,没有出口。

超日在搬迁生产线到青海方面并没有选择余地。不过,超日太阳能的不少银行贷款均在洛阳当地获得,包括当地农信社、洛阳商业银行等,此番搬迁,或引起银行进一步的恐慌。

光伏行业基金胎动

获取的数据显示,在光伏组件生产为集中的省份之一江苏,2012年,光伏企业平均负债率已经超过70%,其中的尚德已接近85%。

但光伏产业目前的问题并非负债问题,而是国外市场受阻后,国内光伏发电市场过小的问题。上述江苏发改委官员称。

在光伏发电站的建设补贴和融资方面,政府已经在接触光伏企业和传统能源企业商讨方案。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已到江苏调研,提出用市场化手段救光伏产业。

中国光伏发电站建设的投资收益只有3%,所以基本是亏损的,比如项目贷款利率是6%,那就相当于损失3%。上述光伏企业人士称。

该人士透露,不少光伏企业已向政府提请设立光伏行业基金,因为单纯的市场化融资,很少有人愿意投资光伏发电站。而光伏行业基金的构想是,把国内建设的光伏发电站和国外光伏发电站合在一起,做成一个资产包,因为国外电站的项目收益一般在15%左右,这样的话,如果国外电站投资60%,国内电站投资40%,就能够取得一个7%左右的收益率。

政府应该站在更高层面上对行业、企业进行指导,而不是停留在为频临倒闭的企业买单。苏维利说,与其地方政府给企业电价、土地、税收补贴,倒不如给金融补贴来得直接。以国内一个省为例,地方政府可以采取建立金融产品的方式,联合当地可再生能源企业、耗能污染企业共同设立光伏发展基金,专向投资光伏发电站项目建设。依据当前国内电站项目收益率6%-8%、海外电站项目12%-15%的行情,该基金年平均收益率可达10%以上。

这样的操作实际上是完成了一个产品的全球化、资本的全球化、资源全球领域配置的过程。这种建立政府引导的基金在国际上也是可行的。苏维利说。

对于产业基金的资金来源,目前提交和探讨的方案是,基金由政府、光伏企业以及一些有刚性需求的企业出资,所谓有刚性需求,就是指,比如一些火电企业,这些企业在向发改委上报项目的时候,必须附带一些新能源建设指标,所以他们对光伏发电站的建设有一定的刚性需要。

这种模式让政府在充分发挥指导职能的同时,也促使当地形成环保型企业与污耗型企业之间的一种良性互动关系。苏维利说。




真空系统-分子泵报价
真空混配气系统
真空混配气系统厂

猜你喜欢